对权力不必感恩

2015.10.17 21:34 Sat| 75次阅读 essays| 源码

古诗云:“心头感恩血,一滴染天地”,人是知恩图报的,但并非什么恩都得感恩。

有这样一则寓言故事:有一只藏獒,悍勇威猛,一群羊因为有了它的庇护,从没受到过虎狼等野兽的袭击。于是其他牧羊犬推举这只藏獒做了首领。藏獒当了首领后,更为兢兢业业,遇到狮虎等野兽来袭羊群时,尤其能做到身先士卒。

牧羊犬与羊儿们也就更加敬佩它,出于感恩,先是牧羊犬有所收获就来孝敬藏獒,这时它尚能推辞,慢慢地,对各种孝敬就心安理得了;到后来,有些羊把初生的羊羔奉献给他尝鲜,开始也会一愣,后来也就来者不拒。最后,藏獒没有羊羔就不进食了。

这则寓言告诉我们,不管多么了不起的人物,也不管他曾经作过多大贡献,皆不可被奉为“大救星”而获取至高无上的权力。而且不可把国家重器寄托在一个人的人格和善心上。只因人都是有欲望的,权欲、性欲、物欲,即使有再大贡献、再有权威的人物也不例外。

当年宋太祖赵匡胤采取宰相赵普之计,“杯酒释兵权”,解除了石守信等一干悍将的军权。可没过两天,赵普紧急求见太祖,询问皇上为何不解除禁卫军司令慕容延钊的兵权?太祖一听,哈哈一笑,他的兵权不用解除,慕容延钊是我的好兄弟,我这样待他,他又怎么会背叛我呢?此时,赵普“噌”地站起身,冲着太祖就来了一句:“那周世宗待你又如何?”

我们都知道,赵匡胤当年就担任着慕容延钊这一角色,周世宗待赵匡胤胜似亲兄弟,临终时特意把娇妻幼子托付于他,期盼柴氏江山能代代相传。当时赵匡胤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答应,只差没把心掏出来给周世宗看。最后却上演了一出“黄袍加身”的大戏。不见得赵匡胤当年就是在说谎,只是时变世移,人心起了变化。

不易变化的是民主制度。两千多年前,希腊的伯利克里在阵亡将士国葬典礼上说过:“我们的制度之所以被称为民主政治,是因为政权在全体公民手中,而不是在少数人手中。解决私人争执的时候,每个人在法律上都是平等的;让一个人负担公职优先于他人的时候,所考虑的不是某一个特殊阶级的成员,而是他们有真正的才能……”指望一个人始终坚守善良与公德是不现实的,只有建立在民主基础上的良好制度,能任人唯贤,国家才能长治久安,百姓才能安居乐业。

不对权力感恩戴德的民众是伟大的。二战结束后,为英国立下丰功伟绩的丘吉尔在竞选中失败,丢了首相的宝座。当时有记者采访丘吉尔:“你在二战中战功卓著,却失去了首相宝座,这是否意味着英国人不知道感恩?”丘吉尔在肯定地点了点头后,说:“不对他们的领袖感恩戴德,是一个伟大民族的特征。”丘吉尔说的不是他个人,而是不可对权力感恩戴德。

“上念父母恩,泪下如注雨”,“独有前林慈乳乌,衔恩反哺情无已”,父母恩,朋友恩,无论如何感恩都不为过,这样的感恩只会提高人的境界,洗涤人的心灵。

对某一个自然的人是应该感恩戴德的,但对权力则不可。对权力不仅不感恩,而且统治者很容易变成比狮虎更凶残的猛兽,因此要将权力关在笼子里。只有这样,才可能消除了产生暴君的土壤,拆除了人间悲剧上演的舞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