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能以别人的是非利害作为自己的标准

2016.02.02 16:29 Tue| 78次阅读 essays| 源码

“君子论是非,小人计利害。” ——申居郧《西岩赘语》

“君子和而不同,小人同而不和。” ——《论语·子路》

所谓“和而不同”是指君子在人际交往中能够与他人保持一种和谐友善的关系,但在对具体问题的看法上却不必苟同于对方,对待任何事情都必须经过自己大脑的独立思考,从来不愿人云亦云,盲目附和;

所谓“同而不和”则是指小人习惯于在对问题的看法上迎合别人的心理、附和别人的言论,没有自己独立的见解,只求与别人完全一致,而不讲求原则,在内心深处却并不抱有一种和谐友善的态度,与别人不能保持融洽友好的关系。

在日常生活中,人们对某一问题持有不同的看法,这本是极为正常的。真正的朋友应该通过交换意见、沟通思想而求得共识;即使暂时统一不了思想也不会伤了和气,可以经过时间的检验来证明谁的意见更为正确;因此,真正的君子之交并不寻求时时处处保持一致;相反,容忍对方有其独立的见解,并不去隐瞒自己的不同观点,才算得上赤诚相见、肝胆相照。

但是,那些营营苟苟的小人却不是这样,他们或是隐瞒自己的思想,或是根本就没有自己的思想,只知道人云亦云、见风使舵;更有甚者,便是党同伐异、以人划线:凡是“朋友”的意见,即使是错了也要加以捍卫;凡是“敌人”的观点,即使是对的也要加以反对。这样一来,人与人之间就划出了不同的圈子,形成了不同的帮派。其“朋友”的真正意义也便荡然无存了。

或许,这种“同而不和”的小人之交是出于一种生存的需要。在有些人看来,孤立的个体是很容易吃亏和受到伤害的,如果不加入某个帮派、不挤进某个圈子,就缺乏必要的安全感:殊不知,这种安全感的获得却是以牺牲独立的人格和尊严为代价的。

当一个人连真实的思想都不敢表达,连自己的见解都无权具备的话,这个人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?真正的君子或许也会有这样那样的缺点,但他至少能保持思想的自由和人格的独立。

“大丈夫行事,论是非,不论利害;论顺逆,不论成败;论万世,不论一生。” ——黄宗羲

论是非,不论利害:指的是做事情得按道义法规,而不能以个人的得失为标准去选择做或者不做。以其得失利害而言,最好的是保持缄默,然而他以其道义之心,仗义执言。
君不见钱谦益,骂清志节多豪气?转眼清兵城楼下,两朝天子一朝臣!
论顺逆,不论成败:指的是做事情不以结果的成败判定做的好与不好。所谓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如果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,却仍然没有做好,只要能够收获过程中的得失教训,即使事情最后没有成功,也不要介怀。
君不见韩信挫折项王帐,投汉亦作出奔策。信使萧何不追回,长乐宫中棒杀谁?
论万世,不论一生:指的是做事情追求的是所做事情所产生的影响,而不是个人的名声或者急于求成。
君不见当时越国勾践殿,煎耻洗襦真豪迈,姑苏台上人北望,天下维诺兢兢拜。祖龙帝业千秋后,维存范蠡计然诫。
做事的标准是看事情的是非对错,不是看对个人的利害关系;看是否顺应时势,不管结果成败;做事不看眼前要看对后世的影响。何谓大丈夫?行事不屈其节,然则可,不然则去。居处争于其境,苟困厄,尤发愤!遂志在于千秋,不苟图利当时,所谋皆为后人计。大丈夫也!
深刻理解是站在境遇相同的时刻的。想想什么时刻才是要论万世不论一生的,历史上又有几人站在了这种抉择面前,那么他们此时面临的成败是什么,他们面临的厉害又有多残酷,需要什么样的品格才能在此时依旧衡量是非,又需要多大的一颗心才能由心中顺逆能抗拒这种成败。

“君子喻于义,小人喻于利。” ——《论语》

君子行事因为按“义以为质”,所以能做到“不义而富且贵,于我如浮云”“可处有,可处无”“衣敝缊袍,与衣狐貉者立,而不耻者”。正由于君子建立起了自己的内心标准——义,所以能够“泰而不骄”“病无能焉,不病人之不己知也”“内省不疚,夫何忧何惧”“君子求诸己,小人求诸人”。等等差别,都源于行事时这一点用心的不同,而君子小人立分。
君子与小人价值指向不同,道德高尚者只需晓以大义,而品质低劣者只能动之以利害。君子于事必辨其是非,小人于事必计其利害。

万物创生在这世上,并没有什么是非利害,更没有什么是非利害的标准,所谓的是非利害都是人们根据自己的立场角度创造出来的,对自己有利的就是是,对自己有害的就是非。所以,不能以别人的是非利害作为自己的标准,也不能以自己的是非利害去要求别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