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筝有风 海豚有海

我存在 在你的存在

这个世界会好的

今天,2017 带着命运与玄机,降临在你我的世界。

古往今来,很多人都在追问:这个世界会好吗?进而在追寻答案的过程中,建构起个人与世界的关系;无数人追求生活在真实之中,进而在求索中形成本我与超我的对话。

人们就是这样,一直都在追求一个更加舒适的世界,一直在寻找那个更加得体的自己。

当柏拉图质问“洞中影”背后的神秘宇宙,他的脆弱与焦虑,与今天人们挂在脸上的仓皇表情毫无二致;当梁漱溟求解“这个世界会好吗”时,他的晦涩与犹疑,与今天人们的希冀与无措,亦无本质区别。

人心难以洞察,世事转捩总在不经意间完成。昨日,我们还是“世界是平的”的忠实信徒,热忱拥抱一个世界主义主导的世界;而刹那间,我们又赫然看到民族国家之间的藩篱重又屹立在地平线上。

历史由人民所创造,但人民也对民粹的洪水深怀恐惧。这是形而上的悖论,也是形而下的对峙。被社交媒体抬上王座的美国地产大亨特朗普,代表着另外一个意义上的“庶民的世界”;亲爱的人民,有着一张“普罗透斯”似的脸,“吃瓜群众”不再满足于打酱油,他们长袖善舞、变幻无常、摧枯拉朽,雕刻着一个不确定性的喧嚣不已的世界。在社交网络统御的世界,人们众声喧哗却又面目模糊,每一个人都饱经沧桑,每一个人都正义在握,每一个人都好像不谙世事的孩子,每一个人都梦想一夜之间成为网红。

的确,历史潮流无法阻挡,后工业时代的基本秩序遭到彻底解构,新的时代顽强推行新的逻辑。然而,前路漫漫,问题接踵,惊惶与焦虑仍然沉重。

人心是最大的政治。所有的幸福都是人心的幸福,所有的苦难都是人心的苦难,所有的争战都是人心的争战;雾霾中的人心,雷洋案中的人心,罗尔事件中的人心,是同样的人心,坚强却又千疮百孔。

每一种表达都存在与其相反的表达,每一种权利都有与其相反的权利,每一个结论都是一种过分简单的东西。我们在一个复杂的世界中冒险潜行,所有的危机都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危机,所有的高尚与卑劣,我们人人有份。所有的责任与使命,我们都无可推卸。

毫无疑问,在这个世界,重要的从来不是我们内心的惶惑,而是希冀比慌乱更重要、更持久也更强大;我们坚持不懈地求索、沉郁顿挫地躬行、戮力不渝地改变,相较于这个迷离的世界,更加激越人心,更加会让世界变好。

一个人要唱多久的歌才能成为一个作家?一个人要历经多少事才能成为一个公民?一个国家要怎么样做才能得到天下归心?

答案并不在风中飘,它在 2017 新的光线之中,在永不妥协和永不沉默之中。